藏藥曆史
五世達賴喇嘛和第司時期藏醫藥發展概況

五世達賴喇嘛和第司時期藏醫藥發展概況

发布时间:2014-03-08 14:08:23 点击数:次
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于藏曆第十繞迥火蛇年(1617年)九月二十三日誕生于瓊傑慶窪達孜地區。父名兌堆繞丹,母名查江貢噶拉孜。由班禅·洛桑曲吉堅贊和噶丹頗章政府專使擦瓦·噶久等認定爲前世達賴·雲丹嘉措之轉世。六歲時迎請至哲蚌寺,從讀書寫字始,漸次學習藏文文法、正字法等。然後聆聽和研習佛教典籍及其釋論等許多著作。先後拜班禅·洛桑曲吉堅贊、乃薩瓦·貢布索朗巧丹、昆頓·班覺倫珠、查倉·洛巧多吉、第達(掘藏師)林巴等爲師,慧通各類學科,成爲所有新舊顯密宗之主宰者。著有外明學方面的十部著作和內明學方面的四部著作等共計十八部。另在聲明學和曆算也有許多著作。在醫學方面除背誦三續之外,無專門的論著。然而五世達賴喇嘛作爲政教之主,以醫學給予了極大的重視。如應自己的太醫強俄囊索達傑之請,令頓珠白瓦大師任《紮塘〈四部醫典〉》刻印之導師,對一些醫學典籍親自予以審定,如由達木曼讓巴祈請並敬獻原本的《十八支》、又由達木曼讓巴和南木林班欽懇請並由南木林班欽校定的《根本續釋·祖先遺訓》及《論說續釋·祖先遺訓》、《後續〈小便經〉》之前和由南木林班欽和達木·洛桑曲紮合著的《祖先遺訓補注·後續〈小便經〉之後釋論·解開金剛結》、達木曼讓巴及其弟子彌美瓦、拉熱瓦所編之《箴言金飾》和《新舊玉妥傳》等。上述這些版本距今已有三百多年曆史,原收藏于布達拉宮下方的東印經院噶丹平措林,現收藏于藏醫院。另外爲推動藏醫事業的發展,培養繼承人才,于1643年在哲蚌寺西殿創辦了由尼塘仲欽洛桑嘉措爲導師、以強俄囊索達傑爲主管的醫學卓翩林(利衆院)、在日喀則創建了由擦絨巴主管的常松堆白林(醫學神仙院)等兩所醫學學校。同時在桑普尼瑪塘也建了一所醫校。當時報名參加《四部醫典》考試的學員很多。另在布達拉宮之拉旺角,即在東部角樓,創辦了先後由強俄囊索達傑和達木曼讓巴負責的醫療學校。不僅如此,還對拉桑及那薩林巴的醫學弟子發放薪水,提供必要的條件。還應本倉·擦絨巴之祈請新著《常松堆白林之章程》。同時以制服四百八十四種疾病、延年益壽、永保青春,其持有者不被雷擊雹打、能保刀槍不入、禳災避邪等具有無數益處的“仁欽日布”即珍寶藥丸作爲配劑,大量創制了常覺、擦覺、達日瑪、吐迥旺日(解毒馬寶丸)等,使其加持爲天神之不死甘露、非天的治死甘露、人間之施樂甘露,利樂衆生,廣施益法,另外恩准印度西部馬霍熱之婆羅門斯哈雅斯廓達熱仁匝熱及大譯師達爾巴·阿旺平措倫珠合著之《醫方明集義》及夏強醫師瑪那霍所著《視而見義》等由上述譯師在布達拉宮翻譯,並予以資助。此時還特召名醫師向達木·曼讓巴和拉桑爲主的衆醫生傳授知識。其中由紮啓堆路巴醫師傳授《彌紮佐葛》及《藏醫開眼法》,後藏上部達瑪貢布之傳承格隆(比丘)賢片傳授《醫學集義》、《劄記選編》、《金升》、強巴·朗傑紮桑之《論說續釋論》等,由聶拉木·南卡拉傳授大成就者烏堅派之水銀洗煉法等。上述哲蚌寺西殿卓翩林之導師尼塘仲欽洛桑嘉措有《後續釋難明鑒》、《醫史·仙人之意》、《〈四部醫典〉師承及妙決次第·珍寶鬘》等著作。尼塘洛桑嘉措及弟子達木曼讓巴洛桑曲紮起初爲哲蚌寺西殿之僧人,後拜尼塘活佛及常松丹增達傑等五十幾位大師爲師,勤習醫理,獲得“曼讓巴”之名譽。後任布達拉宮東部解樓拉旺角醫學學校的導師及五世達賴喇嘛的太醫,飲譽全藏。著述有《後續〈小便經〉之後的釋論·解開金剛結》、與南木林班欽合著之《秘訣續釋論·箴言金飾》、《論說續植株·箴言金刀》以及比其更爲擴充之《論說續正文植株合壁釋論·光耀金庫》、《秘不外傳之妙訣》、《養身甘露精華》、《常覺藥丸評述·驅暗明燈》、《論說續釋論·祖先之意》等許多優秀的著作。在撰寫上述之《光耀金庫》一書之《論說續》第四章論述身體部分時,爲了研究所分之360個骨節,親赴魯布林卡,對男女屍體進行解剖,認真檢查,提出定論,對醫學研究貢獻極大。
 
  關于其弟子,只知有過拉熱瓦、彌美瓦等,但未見有關的記載。
 
  第司南桑吉喜措,于藏曆十一繞迥水蛇年(1653年)七月誕生于拉薩北郊娘熱地方之仲麥。父名阿蘇、母名普赤傑姆。從八歲始,在五世達賴喇嘛尊前,拜谒佛面、聆聽佛語。先後在大學者班丹平措尊前習字讀書,在達爾巴譯師尊前學習曆算、聲明學,在魯國喇欽俄吉旺布尊前聆聽元音數術內容。在醫學方面從與措齊勳努無別之倫頂·朗傑多吉尊前研習植株、區位圖、藥物識別等之理論。到十八歲時能夠熟背《紮塘四部醫典》中之三部醫典(續)。二十七歲時由五世達賴喇嘛任命爲“第司”之職。三十五歲時(1688年),開始撰寫《〈四部醫典〉釋論·藍琉璃》一書,第二年(1689年)第司三十六歲時圓滿完成。該書共有與箭長相等之1200多頁。這些內容被許多學者作爲依據,並視爲非常地道的醫典,成爲衆醫生聞思修習的最佳典籍,被比作爲與寶石琉璃無別的珍寶,對該書的信賴和崇敬心情,時至今日未減當年。值得一提的是,《藍琉璃》中有許多與現代科學相吻合的理論。如在論述身體的構成時,認爲身體構成要有四因五大種。五大種又分粗細兩種。這些微細的五大種不能被肉眼所見,只有瑜伽現量所見。這些細微的東西一瞬間聚合在一起,就孕育胚胎。這點與現代科學通過顯微鏡來證實的細胞學理論完全相同。另外在胚胎學理論中分爲龜、魚、豬三個時期,即爲爬行動物、水行動物、哺乳動物三個階段。這個理論的提出早于進化論的提出者、英國著名生物學家達爾文所提出的理論。對藏醫胚胎學的理論,曾經得到過或正在得到國內外的認可。又比如關于藏醫與衆不同之解剖學方面,該書《秘訣續》第八十五中作了詳盡的論述,這些精辟的理論在實際的解剖當中得以證實。正象《四部醫典挂圖》第51幅所示,無論男女其心髒居左而朝下,白色橫隔膜之尖朝下,胃部大都被肝髒所遮、其下有脾髒,胃部不太明顯。從大腸至膀胱均爲腸道。有關藏醫解剖學的理論,在此之前尚未見記載。特別是與西醫解剖學沒有任何區別。
 
  《紮塘四部醫典》是應強俄囊索達傑之請,五世達賴喇嘛時期木刻出版並賜有跋文。第司在十八歲時背誦該書中之《根本續》、《論說續》、《後續》三部醫典時,發現許多疑點,經呈禀達賴喇嘛後,降旨對該書予以更正。爲此第司對該書中之章節遺漏、混亂以及只說症狀而未談療法、錯別字等問題,根據《時輪》等續典、《金光明經》等經典、《事教》等律藏、《“達巴”經》等現觀、《壽世經》等印度譯著、《月王藥診》等漢地譯著、《甘露巨瓶》等掘藏著作、《比奇黃函》等西藏早期醫典和《四部醫典·玉妥恰尺瑪》及其《色鑒(金注)》、《松鑒》、《瑪爾鑒》、《普頓瑪》等注釋、還依據宗嘎版、達丹(永住)版、普東版以及舊手寫本等雪域大部分醫典的內容,加以細致研究,予以認真厘定後,重新刻印發行《四部醫典》,並賜刻版頌詞禱文。文中曰:妙哉聖續如意寶,強蘇智者雖擦拭。依靠薩惹之勤慧,洗淨所余之汙點,重刻醫典勝意寶,願施法財之成就。該版本被藏醫界視爲一部不可多得的聖典。根據這個布達拉宮版本,德格印經院等進行大量的印刷發行。拉薩藥王山的《四部醫典》刻版,現收藏于西藏藏醫院,時至今日仍向國內外發行,1690年第司大師編著了《秘訣續補注·斬除非命死繩利劍》一書,共有133章。原先《秘訣續》只有92章,對此予以擴充。對傳染疾病方面的喉哦療毒、感冒、赤痢等不太明顯之外處,根據《甘露萬明》等予以補充。增補《瘟疫十八種》一章,其中對疾病防治方面的預防、誦咒、配藥等作了深奧的論述,這些理論在後來的實踐中戰勝了各種強奪性命的病魔、避免了“人壽不滿三十”的時代的到來。對于牧區傳染力極強的“仲薩”、即西醫所稱之“布氏杆菌”傳染病也有過很精辟的論斷。通過衆多實踐證明,所有這些都是《秘訣補注》中第司·桑傑嘉措的深奧醫理所賜恩德。
 
  第司·桑結嘉措爲宏揚藏醫事業所做的最大貢獻是創建藥王山“日齊卓翩林”,關于這點在《雲裳佳衣續篇》#字部第335中載:“上師于水羊年(1643年),大哲蚌寺西殿所建卓翩林因未能堅持而停止。爲了卻上師之心願,于木豬年(1695年)創建了以醫學爲主之藥王山碧都亞卓翩達那俄擦日齊林(吠琉璃利樂衆生奇妙取識寺),並頒發了允准僧侶及溫、松、桑日等地之來者,‘托尊’及非‘托尊’、俗人都可以入學的規定”。由此看來當時無論僧俗何人都可以入學,這時期是處于准備或籌建階段。該書又說“由于大殿破舊不堪……故不得不予以維修,規模不大,對原有十六根柱子繪彩圖,主壁繪有大上師(達賴喇嘛)、無量壽佛,西側南至中東面上繪有強蘇至筆者間的醫學傳承世系,東半壁及北壁繪有五行曆法的傳承世系,十六根柱子上繪十六羅漢,梁上寫有藥師佛總持咒……”等該寺進行的維修及所供佛像、壁畫作了詳盡的說明。藥王山卓翩林正式創建年代應是火鼠年(1696年),在《噶丹教派史》或稱《黃琉璃》中載:“現今之醫學就像至尊米拉日巴以岡底斯雪山舉例那樣,雖名揚三界,但實際藥物識別著書立說方面顯得非常薄弱。一心念想利樂釋教衆生,著有一些拙作以圖恢複和勘正已毀壞和錯誤之處,並渴望有一所這些拙作的傳授之地。同時該地僧侶受他人騷擾,故提出所屬一切獻與政府,使他們有個安甯的請求。滿足了這個要求,在其之上從寺屬莊園布日地方增收三十幾位僧侶,維修和新建殿堂及供奉物,創建了藥王山“碧都亞卓翩達那俄擦日齊林”。故這年是藥王山“曼巴紮倉(醫學院)”的創建年代。在《醫學概論》中說:‘起初加上教師在內共有30多人,後逐漸擴大,增至70位僧人。講授第司大師所著的醫典,行續義及其補注的考試。許多成績優秀者在傳昭會及會供法會上獲得“曼讓巴”之稱。另外第司親赴藥王山講授繼義及其釋論,還把學員們帶至拉薩北部的桑宜、多底、司美拉、路那菜等地親自傳授草藥路那菜嘎識別。這一傳統後由藥王山卓翩林及藏醫院繼承。筆者(強巴赤烈)小時候,亦隨恩師欽繞羅布先生一道去采藥,恩師講述過去的曆史,並在藏曆七月一日的頭一天的采藥日,在桑宜的第司寶座旁搭好帳篷、歇息進食。按慣例由格烏倉·日追(山間小寺)爲衆醫生上茶送飯。同時還宣讀由第司大師編撰的采藥期間的規章等。
 
  第司的上述這些舉動,使一批醫生很快成長起來,醫學事業後繼有人。如藥王山新僧阿旺嘉措、紮傑仲巴桑傑斯珠(該師後來任七世達賴格桑嘉措之太醫)等。這些學員要通過《四部醫典》的考試,有時由六世達賴親自進行考試。總之,第司·桑傑嘉措大恩大德的陽光使醫學的蓮花怒放、飄香萬裏,驅走病魔,功利千秋。
 
  第司·桑傑嘉措于藏曆第十二繞迥水馬年(1702年)六月十五日開始撰寫《醫學概論·仙人喜筵》一書,到1703年完成,共計293頁。在藏醫界被視爲最爲全面的這部醫史專著的編寫,比較研究了古代醫史《大鵬翺翔》及昌迪·班丹措齊之《醫史·知識明》、彭域卓薩瓦·搓尼嘉措之《四部醫典概論·琉璃之水》、強巴·拉尊·紮西白桑之《醫訣明論·如意樹》、其子索朗堅贊所著之《醫學論述·盛開蓮花之日光》、米尼瑪父子之後的一強派醫師撰寫的《醫學概論·寶燈》、措麥堪欽釋迦旺久之《箴言·白銀鑒》、恰布班欽多吉帕朗之《醫學概論·金穗》、拉吉彌龐桑布之《醫學概論·圓滿五長生》、吉學巴之太醫仁頂·森巴欽布·洛桑嘉措所著之《醫史·仙人之意》、金巴次旺之《總義如意箴言》蘇卡·洛追傑布之《醫學概論·仙人喜戲》、擦絨·阿玉之《醫史·吉利捷徑》、蘇卡之弟子布達阿南所著之《總義教海·仙人喜戲》以及八支方面的論述、香頓希布之《醫學概論·幢尖之焰》等許多醫學典籍。
 
  第司在30歲左右時就有編寫這部醫典的初衷,但忙于政務,並撰寫別的書籍,故《醫學概論》處于雛形階段,直到水羊年(1703年)才正式編寫完成。
 
  第司在編著《醫學概論》的同時,根據《藍琉璃》的內容首創醫學唐卡挂圖七十九幅。其中以昌迪所傳之強派理論爲主,並根據倫頂·朗傑多吉傳授的續義釋論內容和《月王藥診》的內容加以補充和整理,創造了這一前所未有的醫學挂圖。根據《五世達賴喇嘛靈塔志》第281頁所載,起初共有50幅挂圖,《黃琉璃》跋文內容來看,時已增加10幅,共有60幅。《倉央嘉措傳·極明金穗》第1卷,203頁時談到倉央嘉措于1697年坐床時“第司大師敬獻其所著之有關五明方面的大小著作近二十函及《四部醫典》的唐卡挂圖62幅”的內容來看又增加了2幅。《醫學概論》談到這些由智者至幼童均能知曉的挂圖時說:“《根本續》方面共繪有4幅,《論說續》方面有35幅,《秘訣續》方面有16幅,《後續》方面有24幅,共計79幅”。加上一幅醫學師承挂圖,共計80幅。該挂圖中間繪有五世達賴喇嘛像,上方繪有蓮花生大師及大譯師毗盧遮那等之畫像,左右繪有強蘇二派的師承畫像。由于在《醫學概論》中只說有79幅挂圖而未談及這一主尊唐卡挂圖,故有人對此持懷疑態度,而有的則認爲是在十三世達賴喇嘛時期複制所有挂圖時增加的。所有這些都是不確切的。其原因是,本人于1976年親眼見到了由羅布林卡文管會所收藏的唐卡挂圖80幅,特別是在主尊唐卡挂圖的背面書寫的由第司·桑傑嘉措親自編寫的詩文14偈,並加蓋第司本人的印章。有了上述這一證據,無需任何旁證,故後來者不必對其真僞表示懷疑。
 
  醫學挂圖深奧的含義,不可能掌握其全部。然而靠多年來的機緣及導師欽繞羅布先生的恩德,我自幼小起研習這方面的內容,逐漸地有了一些了解。在每次回答國內外專家及賓客的提問之後,他們對每一幅的內容及特點贊歎不已。其中把胚胎學說中的龜、魚、豬三個階段之觀點,以繪圖形式表現,說明了藏醫學早就發現了最爲根本的動物進化的新學科,這個具有一千多年曆史的理論,明顯早于現今西方科學發展中非常有名的達爾文進化論。至今任何一個國內外學者只要見到這一唐卡挂圖都表示仰慕之情,給予很高的評價。另外在解剖學方面,第51幅中按照續義所說繪有區位圖。另有18世紀有名的畫家洛紮活佛丹增羅布曾親自查看幾次屍體,對人體的前後、髒腑、包括心髒與心尖等的位置繪有附圖予以說明其詳述內容。總之,在解剖學方面,第司大師一方面尊重曆史,另一方面接受新的觀點,大力支持了畫家丹增羅布查看屍體這一實踐。另外在草藥方面比較許多釋論,有疑問的地方詢問各方醫生及印度、尼泊爾醫生,甚至還向門巴及路巴、拉堆等地的非醫之地咨詢,把他們家鄉的草藥生長情況記錄在案,然後進行研究。總之,這一醫學唐卡挂圖的整理編繪是藏醫曆史上的首創,也是我國醫學教育事業中的一項偉大的成就。
 
  第司·桑傑嘉措培養了衆多弟子。其中大弟子勳努恰巴群培,生于拉孜地區,因其聰慧至極,由第司召至拉薩,並爲考驗其記憶能力親自爲其于第一天晚傳授、第二天中午進行考試。過了五個月,熟練背誦《四部醫典》。第司爲該弟子寄予了很大希望,爲不使忘記所學知識派專人每月進行一次醫典考試。在《藍琉璃》跋文中贊道:“背誦之聲悅耳傳,理解之翅盡情展。托起慧蜜之蜜蜂,勳努恰巴群培等。……”又在《唐卡挂圖·師承部》中說:“醫續釋論之聖意,瞬間通曉不忘記,此承最初繼承者,勳努恰巴群培也。”由此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宏揚醫學的後繼人才。但是後來第司遇害,估計也就沒有勳努恰巴群培的利樂衆生、宏揚醫學方面的記載。
 
  第司另一有名的弟子是從山南默珠林來藥王山學習醫理的阿旺白桑,彼長期拜第司大師爲師,圓滿接受醫學理論及實踐。後來編著了《秘訣補注》之《秘藥秘語及配藥劑量明說·盛滿甘露之寶瓶·解開空行母傳授密結之珍寶金匙》一書,簡稱《補注之匙》。該書是極其保密的秘訣書籍,據說傳授給無機緣之人,會有惡果,故曆輩大師傳授此訣非常慎重。關于這些在《補注金匙》之序言中說:“此等教誡獨承傳,法之機緣需注重,依次分爲上中下。具相導師要知此,合格弟子求妙訣。”該書又說:“求訣之人雖很多,能守機緣爲數少。空行秘訣不外傳,傳則違背誓守詞,利他之事雖很多,若是傳給不虔誠,只圖名利之小人,失去教義而無果。聰慧之人雖很多,不拜合格之上師,只靠自身瞎嘗試,違背教義而迷誤。雖有萬能之藥材,沒有沒有其主心。若無秘藥藥效差,藥效差則無療效。幫此若能遵此行,上師喜則加靈氣,導師悅則得秘訣,空行喜而施成就,護法歡而避邪災,解開密結利衆生。圓滿機緣方利他,依此行事後來者。”阿旺白桑嚴守上述機緣,依導師提示行事,故由第司大師把所有的秘訣無一隱藏,以心傳心,以聞傳聞,全部傳授給阿旺白桑。補注秘藥是由空行主母白丹陳瓦等衆多印藏大成就者依次相傳,傳至第司大師,第司除傳授給阿旺白桑之外,均未相傳。1712年阿旺白桑又編著了《秘訣續彙集·秘義明示》一書。總之,阿旺白桑在第司的晚年以以後的時間裏,爲宏揚《秘訣補注》的理論、傳授秘藥秘訣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後來他把秘訣傳給了達賴格桑嘉措的太醫桑傑斯珠,由其傳給措齊绛央堅贊,其後依次相傳。到十三達賴喇嘛前半生時期傳至第穆攝政王之太醫烏堅丹增嘉措,從此傳到藥王山衆醫師,並由藏醫院長欽繞羅布予以繼承和發展,使這一傳承至今仍未間斷。
 
  這一時期另一名醫太醫塔凱,出生于山南雅龍香布附近。十一歲時入瓊傑日沃曲林寺爲僧。十三歲時,似頓開前世之習,心向學醫。拜醫學大師榜共措齊醫師(即第司之弟子阿桑白桑,爲師,研習醫典至十五歲。期間熟練背誦《根本續》、《論說續》、《秘訣續》之十六章等內容。十六歲時,根據導師榜其措齊(阿旺桑傑白桑)之指點,來到藥王山醫學院學習,到十九歲已熟練背誦《秘訣續》、《後續》以及《醫典百部》等。二十歲時在藥王山大法會上通過考試。二十一歲時在拉薩傳昭大法會上獲得“曼讓巴”之殊榮。從此至二十五歲間繼續研習醫典、精煉實踐。二十六歲時任頗羅鼐之太醫。三十歲應青海固始法後裔之請赴青海,培養了德欽本洛绛央班丹等許多醫生,使藏醫藥在青海地區予以大力宏揚。四十歲時返回前藏,住于藥王山。四十八歲時,遵頗羅鼐之命,爲十六名弟子傳授醫理,其中背誦最佳的弟子爲藏曼·益希桑布,其先後曾傳授的弟子共有135位。五十歲時,作爲頗羅鼐之供養,配制“珍寶藥丸”,並把其配制的實踐經驗傳授給了藏曼·益希桑布和尼木擦丹之弟子益希等弟子。九十歲時從衛藏召集500名弟子,親傳“大黑丸”的實踐,並講授擦覺、常覺、大小達日等藥丸的配制法,爲此西藏地方政府特別頒發贈品及诏文。壽滿九十八歲時圓寂。大醫師塔凱一生在青海和衛藏地區大舉利樂衆生事業,特別是在藥王山醫學院培養了許多繼承人才,對我們藏醫事業恩重如山。
 
  医师塔凯的四大弟子之一藏曼·益希桑布,自小时候起学习医典,十八岁时来到药王山,到三十六岁止,研习《四部医典》,从医师塔凯和二位常年导师尊前,熟练医学知识,成为一名大医师。任颇罗鼐之代理太医。三十七岁时,经奏准七世达赖喇嘛和颇罗鼐,作为多麦青海亲王丹增旺布之太医,迎请至乌嘎地方,为众多蒙藏人士传授医学。在拉萨时其主要弟子为多吉绕绛。到多麦后培养了蒙古美根小医师洛桑达杰等许多弟子。特别遵照第二世贡钦晋美旺布旨意,从时轮经院分设医学扎仓,传授《四部医典》及区位图等内容。首创每年四月至八月间以根、叶、果来讲述药物识别。九月至十月间讲授医典,二月至月间传授实践的教学传统。后来建“喇章”,并于1784年新建医学贤翩林(利他寺)。此后又迎请藏曼巴到加琼寺,给曼巴扎仓传授《四部医典》及其实践知识。故其大部分著作均留此地。据大学者格桑嘉措所言,其曾闻曼让巴崔陈嘉措说过,在夏玛(红帽)班智达的著作中也有藏曼的著作一函。原收藏于隆务寺强孜扎仓经院的全套藏曼巴的著作,遭破坏而无法查找。现在可以查阅的医书有:《后续大释难·义明明灯》、《第一章头部释论之意依次明说》、《第二章颈部释论之意依次明说》、《第三章体腔释论之意依次明说》、《第四章肢位释论之意依次明说》、《第五章放血療法释论明说》以及《教诫妙诀之关要·鬘饰》、《疮伤疗法·宝鬘》、《秘药配剂明说》、《药物识别明鉴·宝鬘》、《病人及非病人的饮食论说》、《饮用水之别》、《独传秘药·治死甘露》、《秘方金匙之秘药》、《甘露温泉的直观实践》、《服药妙诀》、《药物识别简论·新月之池》、《水银洗炬法及珍宝药丸配制的直观实践》、《水银磨炼小册》、《药名论说》、《识别角石类药物小册》、《魔水识别》、《几种尽寿药及几种炙疗药》、《续义及教诫小册》等等。除上述之外还有一些小册子及医疗著述中有《措齐勋努(耆婆)及几位上师的颂词》、《莲花生大师及其密妃赞》、《医学大师洛桑塔凯传》、《云丹贡布加持之悲歌》等一些零散的文稿。
 
  藏曼·益希桑布之弟子青海湟南縣美根之小醫師洛桑達傑,曾在拉蔔楞寺西奇寺“曼巴紮倉(醫學院)”繼承了由藏曼巴及多吉繞绛相傳的每年傳授《四部醫典》和藥物識別的傳統,同時依據大導師藏曼巴所傳授之妙訣,著有許多論述。蒙古美根小醫師洛桑達傑的傳承主要分布于拉蔔楞寺和蒙古地區。醫學大師秋確阿旺王等以及埃瑪醫師世系、秋確醫師世系等至今仍在蒙古有繼承者。絨域主要有加瓊、堅擦等,在甘南地區也有很多傳承。
相關新聞
網頁對話
live chat